? 第八十章 灯会-侯门椒妻 bte365官方电话如何拨打_bte365数据_bte365最近不可以提款

侯门椒妻

第八十章 灯会

石楠2017-6-9 23:5:14Ctrl+D 收藏本站

????雅间里,柴靖远拉着丽娘的手站在窗边。

????透过窗户可见御街大半风景,汴河自御街穿过,水面波光粼粼,河上石桥林立,河岸人潮涌动,身居高楼,俯视御街,不由得生出几分跳出红尘俗世、不在三界五行的错觉来。

????见他二人温情脉脉地看得专心,掌柜的进门后不敢打扰,端着托盘把吃食放在桌上,然后静静地退下,掩上房门。

????二人静静矗立片刻后,柴靖远轻轻捏了捏丽娘的手,低声道:“看仔细了。”

????丽娘不明所以,却依言凝视窗外。

????此时天色渐暗,已是临近入夜时分,御街因两旁高楼林立挡住光线而显得益发昏暗。

????然而就在这略微昏暗的天光里,宛如突然得了神仙谕旨一般,各色彩灯忽然亮起,各家商铺酒楼同时掌灯,点点亮光渐次向外延伸出去,方才还灰蒙蒙的御街霎时间一片灯火通明。

????这由暗到明的过程,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但带给人的震撼却是巨大无比。

????丽娘被这等奇景惊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将手握拳放在胸前,睁圆了眼睛深深地吸气。

????“怎样?”柴靖远待丽娘的呼吸平复后,这才转身面向她,低声问了一句。

????丽娘转头看他,似乎仍意犹未尽,一脸向往地道:“太美了,想不到站在高处,能看到这么美的风景。”

????柴靖远勾唇一笑,点头道:“所以,要时常站在高处。才能看见自己平日里看不见的东西。”

????丽娘微怔,柴靖远这一句话倒有些禅宗佛偈的意味,他是在提示自己什么吗?丽娘将目光重新落向窗外,瞩目凝视片刻后。忽而明白了他的意思,转头歉然道:“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柴靖远捏了捏她的手。低头轻笑道:“悟性不错,一点就透。”

????见丽娘含羞不语,脸蛋微红,他不由得心中一动,身体微微前倾,两人离得更近了些,眼前双唇莹润可人。他不禁想一亲芳泽,品尝滋味。

????却在将要碰到时,堪堪忍住。他跟她若只是牵手几回,倒不算坏了她的清白,但要再进一步。又怎能说得过去?

????柴靖远将心中的蠢动生生地遏住,站直了身体,指了指桌上的点心道:“试试看味道好不好。”

????“真的是你的酒楼?”丽娘抬头,见柴靖远点头应承,于是不再细问,听话地试吃了几块糕点,

????忽然门口传来一阵喧哗。

????“放肆,你让开。”是郡主的声音。

????“郡主请慢些,容小的进去通传一声吧。小的求您了……”掌柜的声音像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然而掌柜并没能拦住郡主,雅间的门被“哐当”一声推开,门外站着气势汹汹的郡主和一脸为难的绿绮,还有满头大汗一脸无奈的掌柜。

????“公子,小的……”掌柜擦着汗水解释,柴靖远朝他摆了摆手道:“无碍。你下去吧。”

????掌柜这才松了口气,忙不迭地退了出去,还顺手掩上了房门。

????“郑丽娘!你到底使了什么龌蹉手段,骗了远哥哥带你来这里?”郡主满脸委屈,咬牙瞪着丽娘。

????丽娘掏出手绢擦了擦嘴角,脸上带了几分笑容,站起身来,淡淡地道:“郡主是来赏灯的吗?”

????若是在平日,有柴靖远在,丽娘是绝不会主动站出来答话的,她不想得罪任何人,尤其是郡主。

????但今日她却是想通了,她和郡主、和莫愁、和桂香,是天生的敌人,永远不可能相安无事,除非她跟他提前和离,离开郑国公府。

????既然已经是敌对的关系,自己一味的忍让退避又有何意义?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不过如此罢了。一念及此,丽娘的心分外宁静,前路清晰。

????郡主被丽娘的态度弄得一愣,随后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咬牙道:“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哼,这飞雪阁是属于我和远哥哥的,我们以前年年元宵都来这里赏灯,你来这里做什么?”

????丽娘也不生气,笑着做了个“请”的动作,柔声道:“郡主请坐,可有什么想吃的,我替你叫?”

????“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你算什么,你以为你是这里的女主人?你什么都不是!”丽娘越是冷静温和,郡主便越是心急上火。

????她今儿一整天没见着柴靖远和丽娘,起初还不觉得什么,待下午去了老太太那里请安,才知道她的远哥哥带着丽娘回娘家去了。

????往年每到元宵和中秋时,远哥哥都会带她来飞雪阁赏灯、赏月,于是她请安之后,连饭也没顾上吃便急匆匆地领了牌子出来,到了这酒楼却被掌柜拦在外头,她当时便觉得事有蹊跷。

????这飞雪阁从来不接待外客,掌柜拦着她不让进,唯一的可能便是远哥哥在里面。

????推开飞雪阁的门之前,她还有些偶遇的欣喜,推开门之后,她的心里除了愤怒便只有悲哀了。

????她的远哥哥竟然带着那个小商女霸占了属于她的爱巢!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虽然理智告诉她应当冷静,应当娇弱委屈,但她真咽不下这口气。

????偏偏在她气得不行时,那小商女还言笑晏晏地对她说:“郡主消消气,过年过节的,气伤了身体不好。”

????“你……你!你!”郡主“你”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下一句话来,可见真被丽娘气得不轻。

????柴靖远兀自斜靠在窗边,扭头看着窗外,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看来,他的小妻子是真的明白了。

????郡主再怎么生气也不敢当着柴靖远的面把丽娘怎样,又加上柴靖远至今没正眼瞧她一瞧,她便知道再跟那小商女吵下去。只能是自己气自己。

????于是重重地哼了一声,摆手示意绿绮出去,自己却在丽娘对面的位置上坐了,对柴靖远娇滴滴地道:“远哥哥。雪儿没用晚膳便出来了……”

????柴靖远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走到墙边,把一截吊着玉环的绳子拉了拉。片刻后掌柜便来敲门。

????“公子有何吩咐?”掌柜点头哈腰地问。

????“上几样新出的菜,三个人的分量。”

????掌柜忙点头应了声是,转身出去。

????不一会儿掌柜便领着店伙计端了菜上来,统共七样菜,一汤六菜,精致无比,美轮美奂。

????柴靖远走到丽娘身边坐下。低声道:“吃点儿垫着,一会儿我带你去猜灯谜。”

????丽娘大喜,忙埋头吃饭。对于她这样的小老百姓来说,元宵节灯会,定要置身其中才有意思。若一整晚都呆在酒楼里只能看不能参与,未免无趣。

????但郡主却更喜欢窝在酒楼里看街上的人挤来挤去,这便是小老百姓和达官贵人之间的差异。

????一听说一会儿要去猜灯谜,郡主心中便有十万个不愿意,于是故意慢条斯理地细嚼慢咽,吃饭的速度竟是比平日更慢了一倍有余。

????柴靖远见她故意拖时间,长眉微挑,起身道:“郡主请慢用。”

????言罢拉了丽娘的手就要走,郡主大急。忙放了筷子起身道:“远哥哥别丢下雪儿。”

????于是,郡主只吃了个半饱便跟着柴靖远下了楼,一路出了酒楼,往人多处行去。

????元宵这日,除了正经的酒楼茶肆外,几乎家家户户都要挂出几盏花灯来。供人赏玩竞猜,猜中的客人可以便宜买下花灯,若是猜不中却想要此灯,价格便会翻倍。

????不是每一盏花灯都有人看得上,但每盏花灯里藏着的谜题却绝对有人来猜。

????人们这一晚会猜无数的灯谜,但真正中意买下的花灯却只有那么一两盏。

????丽娘一路走来,把每一盏花灯里的谜题都拿出好一通乱猜,猜中了便暗暗得意,猜不中也不好意思去问老板答案。

????三人走走停停,将一路的花灯看了个遍,终于遇上了一盏让丽娘“一见倾心”的花灯。

????这盏花灯跟其他花灯的式样有很大的区别,八角造型,角上八道雕花竖梁,灯身有八面灯壁,其中四面是精细繁复的镂空雕花木屏,另四面是描着工笔花卉的白色皮纸。式样简单中透着精细,质朴却不乏奢华。

????好看的东西,喜欢的人自然多。

????丽娘喜欢这盏等,郡主也喜欢。

????于是……

????“谨熙……”丽娘拿着那盏花灯刚开口,郡主便抢先说道:“远哥哥,雪儿喜欢这盏花灯,你买给我。”

????“先猜谜吧。”柴靖远看出了丽娘的心思,没有表态,只淡淡地道。

????花灯在丽娘手中,自然是丽娘先猜。

????谜面是“曲终青衫湿”,打一句成语。

????丽娘从前猜的灯谜多是猜物和字,如这般猜成语的极少,她想了一阵却始终没找到合适的答案,只得悻悻地将花灯递给了郡主。

????郡主一脸欢喜地拿起谜面,结果却跟丽娘一样,半天猜不着。

????“远哥哥,直接买下来吧,雪儿喜欢这个花灯。”郡主摇着柴靖远的胳膊撒娇。

????柴靖远却转头去问丽娘:“你也喜欢这个花灯?”

????丽娘不想跟郡主争,但也不想说什么违心的话,当下略略点头。

????却不想柴靖远从郡主手里拿过花灯,对她道:“我来帮你猜,如何?”

????丽娘抬头看他,心里揣测着他到底明不明白这样做有何含义,他的眼眸中星光璀璨,一片温暖,丽娘不敢多看,低低地“嗯”了一声。

????柴靖远拿出谜题,略一思付便猜出了谜底“乐极生悲”,找卖灯的掌柜核对了谜底,然后以一两银子的成本价买下了这盏花灯,并亲手交给了丽娘。

????丽娘接过花灯,却羞得连“谢谢”也说不出口。

????只因元宵灯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在灯会上以猜中谜题的方式买下花灯送给未婚女子,意思便是询问:我心悦你,你可愿意?若女子接受花灯,便是同意。

????丽娘恰好知道这一规矩,如今花灯在手,她不由得心如鹿撞。

????郡主往年都在酒楼里看灯会,并不知道这规矩,但即便如此,她的脸也黑得都快滴出墨汁儿来了。

????三人又行至下一家卖灯的铺子,郡主便指着式样最复杂最豪华的那盏花灯道:“远哥哥,雪儿要那一盏。”

????柴靖远点了点头,却是直接问了价钱,用双倍价钱买下了花灯。(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