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祸水东引-侯门椒妻 bte365官方电话如何拨打_bte365数据_bte365最近不可以提款

侯门椒妻

第六十三章 祸水东引

石楠2017-6-9 23:3:52Ctrl+D 收藏本站

????“后院是女人的战场!”这句话不知是谁说的,很有道理。

????新婚七天后,郑国公府春院的短暂和平终于结束,进入了一个硝烟弥漫、诸侯割据的乱世。

????战争的导火索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这件很小的事情,却犹如往油气蒸腾的春院里扔了一颗小火星,迅速点燃了熊熊战火。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柴靖远按规矩在两位新婚妻子房里各睡了三天,而且很公平的谁也没碰。

????前三天是因为丽娘在孝期,不能碰,后三天歇在郡主房里,也不知他出于什么原因,愣是任郡主百般纠缠用尽浑身解数也没碰她一下。

????于是,后三天里,郡主每天顶着个黑眼圈起床,不得不靠脂粉来粉饰太平。

????欲求不满的女人是可怕的,像郡主这样每天看着人参果香喷喷地摆在嘴边、却无论如何也吃不进嘴的女人更可怕。

????当然,最可怕的还是三天结束后,她吃不到嘴的人参果被其他女人咬了一口。

????因为第七天晚上,柴靖远主动地歇在了莫愁莫姨奶奶的房里。

????当晚,绿绮在三位姨奶奶居住的兰苑里潜伏了大半夜,回到郡主的雪苑后,将她所见的一切汇报给了郡主,比如柴靖远几时进的房,几时要的热水洗漱,几时熄灯……

????郡主可是接受过全面而系统的婚前教育的人,从种种蛛丝马迹中很快便找出了她的远哥哥“对不起她”的证据,当晚直接气得一宿没睡。

????第二日一早,香喷喷的人参果自去忙他的正事儿去了,他的后院儿却就此展开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战争。

????丽娘并不知道战争已经爆发,去夏院请过安后便径自回了春熙苑,先前曾托李曦给她寻找医书,这几日一有时间便埋头医书中,虽缺了望闻问切的实践操作经验,但就病理及方剂而言,她已算是摸到门了。

????正惬意悠闲地看书,忽闻青桐进来通传:“小姐,郡主身边的彩荷姑娘来了,说是请小姐去雪苑一趟,有要事相商。”

????丽娘自书中抬起头来,满心疑惑:郡主在搞什么鬼?

????不过,既然人家相请,不去未免太过不近人情,于是丽娘合上书页,对青桐道:“你让彩荷先回去吧,我换身衣裳就去。”

????青桐领命出去,丽娘命灵芝进来伺候她换了身衣裳,又重新挽了发,这才领着许姑姑往雪苑去了。

????丽娘赶到时,雪苑的正厅里,两方人马正僵持不下。

????坐着的一方自然是郡主赵雪蛾,在她身后站着彩荷与绿绮。

????另一方站着的,是柴靖远的三位妾侍。

????不过,这三位妾侍明显不在同一条战线上,桂香是郡主的人,此时正一脸冷笑地站在郡主身边,倒比正牌的郡主还要目中无人几分。

????夏纯怯生生地缩在一角,连头都不敢抬。

????跟郡主对峙的是素来不显山不露水的莫姨奶奶莫愁。

????身穿浅蓝色罩纱长裙的莫愁,此刻看起来宛如一朵破冰而生的雪莲,俏丽的脸颊上带着淡淡的红晕,面容却显得平静,既不羞也不怒,只静静地昂首挺立,倒有几分宁折不弯的气韵。

????她的贴身丫鬟点翠正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伏身呜呜地小声抽噎着。

????“郑妹妹总算来了。”郡主一眼见到丽娘,脸上边带出几分恬淡且妖娆的笑,柔声道。

????丽娘颔首,暗自揣度,很快便明白郡主这是唱的哪一出了,心里头愈发小心谨慎起来,脸上却不露声色,直截了当地问:“不知郡主叫丽娘来此,所为何事?”

????郡主闻言柳眉微颦,红唇轻翘,咬了咬嘴唇做出个万分委屈的表情来,泫然欲泣地道:“我是请郑妹妹来做主的,哎,我这郡主做得也窝囊,说话竟比不上妹妹的管用。”

????丽娘见她不请自己坐,却叨咕这些无用的废话,当下也不搭理,径自走到一旁的客位上坐了,老神在在地望向郡主,等待她说下文。

????郡主见她连一句多余的客气话也没有,心中顿时气极,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发作,只得将怒火压住,却压不住自己性子里的执拗,娇笑了一声道:“郑妹妹这几日想必过得很是清静吧?”

????她特地咬重“清静”二字,却是在讽刺她独守空房。

????郡主这是直接绕过了主题,开始闲扯了,反正她不着急,她不信丽娘心里就不好奇,所以索性岔开话题,只等丽娘忍不住发问。

????“嗯,还不错,我喜欢清净。”丽娘勾唇一笑,看了眼地上跪着的点翠,应了一句。

????郡主叫她来的目的,她其实一进门就已经知道了。

????柴靖远昨晚在莫愁房里过夜,她也是知道的,阖府上下几十号女人,正主、小妾、丫鬟奴婢,都盯着那么一个男人过日子,他的一举一动自然会备受关注,尽管她并不关心他在谁房里过夜,但总有好事者会把这事儿拿来回她。

????所以今儿就有人忍不住跳出来了,点翠只是个引子,目的是要收拾点翠身后站着的莫愁莫姨奶奶。

????为了此事将她请来,丽娘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在拖自己下水,无论谁遭殃,她都是那个被人当了枪使的人。

????所以,她绝不会好奇,更不会主动开口去问。

????郡主也动了真气,愣是咬着不肯主动说正事儿,于是两人天南地北地胡扯起来,从天气说到衣裳,又从衣裳说到琴棋书画,聊了近一刻钟,就是不说正题。

????最后却是点翠忍不住了,膝行两步爬到丽娘跟前,哭诉道:“求少奶奶替奴婢做主。”

????丽娘仿佛这才看到她似地,讶然道:“怎么回事?这里是郡主的院子,你在此处,当请郡主做主才是。”

????点翠一愣,随后摇头道:“回少奶奶的话,郡主说此事只能由少奶奶做主,还请少奶奶开恩,饶了奴婢这一回吧。”

????丽娘暗自冷笑,瞥了郡主一眼,很明显是郡主要动莫愁,却怕落下埋怨,所以祸水东引,把自己这个所谓的少奶奶请来,当恶人来的。

????这倒是高招,若自己拒绝推诿,把此事转交给郡主处理,倒是避开了一时纷争,但以后在春院里地位只怕会一落千丈,谁还会把自己放在眼里?

????若是不拒绝,顺了郡主的意收拾了莫愁,只怕会就此得罪了小公爷,毕竟他昨晚是歇在莫愁房里的,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他们并不是只有一日之情。

????只是,郡主有件事却想错了,丽娘根本不担心会不会得罪柴靖远,她只是怕恶人做狠了,结下莫愁这个仇家。

????所以,此事对丽娘来说,并非无解的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