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小定-侯门椒妻 bte365官方电话如何拨打_bte365数据_bte365最近不可以提款

侯门椒妻

第三十七章 小定

石楠2017-6-9 23:1:47Ctrl+D 收藏本站

????丽娘的脑子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来。

????他说的成全,是什么意思?丽娘有心想问,但始作俑者却已是潇潇洒洒地出了花厅,去向不明。

????丽娘又想了许久,才明白过来,这柴靖远的意思,是要撮合她和狄青两个呢。他会有这么好心?丽娘自问。

????他这样说,明摆着是在暗地里嘲讽自己不守妇道,与狄青不清不白。一念及此,丽娘顿时气得脸色发白。

????先前自己的行止的确是有些不合礼数,但那不是迫不得已的么,还不是他欠下的情债给自己惹来的麻烦,怎么事到如今他倒好意思用这种事情来刁难自己?

????他有什么资格在这件事情上指责自己?

????丽娘越想越觉得难过,不由得红了眼眶,低下头,满心委屈。

????但这回却是丽娘会错了意,冤枉了柴靖远,她这会儿是秃头怕听到人说癞子,所以柴靖远那样一说,她便觉得他是在说反话,是在含沙射影,是在指桑骂槐。

????其实,柴靖远说那句话的时候,还真的没有旁的什么意思,而是诚心诚意的想要撮合丽娘跟狄青。

????不过丽娘哪里肯信,心中早把他骂了百八十遍,也正因为她心中有气,所以,柴靖远说的那句“成就不可限量”便也被她当成了胡言乱语,却不知柴靖远这句话却是言之有物的。

????在柴靖远离开后不久,柳眉便带着青桐回来了,出去请大夫的是顺儿。

????柳眉一脸忧色,让青桐自回内院去梳洗整理,自己却坐下来询问丽娘今日事件的来龙去脉。

????丽娘心知瞒不住,便把柴靖远跟郡主之间的龌龊讲了出来,直把柳眉急得险些晕过去。

????“我的天,你都掺和进什么泥潭里去了?不行,这事儿咱们不能参与,把宅子卖了,咱们回城关镇乡下去!”

????柳眉很少把话说得这般生硬,不容置疑,可见这回她是真的急了、怕了。

????丽娘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娘,事已至此,哪有回头路可走,郡主的手下被送官了四个,这仇已经是结下了,就算咱们回到城关镇,你以为郡主就会放过咱们?回去,只能是死得更快而已,倒不如就留在这京城里,就呆在国公府的眼皮子底下,反倒还安全些,至少小公爷承诺过,会保护咱们一家老小安全。”

????柳眉想了想,觉得丽娘说得也有道理,那可是郡主啊,天之骄女,手眼通天的人,若是丽娘跟自己回到乡下小镇上,只怕她动起手来便更加肆无忌惮吧?若是丽娘嫁给了小公爷,或许郡主还有几分顾忌,这样一来,至少丽娘是安全了。

????至于她自己的安危,柳眉根本没有考虑过。

????“哎……事情怎么会这样?”柳眉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即便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这位善良的母亲却始终没有埋怨过柴靖远半句,只感叹自己的软弱无力以及命运的捉弄。

????丽娘见娘亲眉间笼罩着一抹深深的担忧,心中不忍,忙劝慰道:“娘,其实眼下的情况已经算很好了,您看,女儿不用被李县令逼得走投无路去给那个谁做小妾,也不用带着您背井离乡有家不能回,虽说现在不比从前那般自在安然,但女儿相信,这一切总会过去,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的,不是吗?”

????柳眉见她这般说,心里头反倒是越发难受了,家里无论大小事都是女儿在张罗,出了事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反倒要她来安慰,她才十五岁呀!自己十五岁的时候在做什么?

????柳眉仔细回想了一番,才惊觉自己十五岁时还未曾说亲,成日里只知道琴棋书画,旁的事一概不管,清高得似不食人间烟火一样。

????一念及此,柳眉不由得红了眼眶,拉过丽娘的手来摩挲着,心疼地道:“是,咱们的日子只会越过越好,这回化险为夷,兴许便是你爹爹泉下有灵在保佑咱们家,回头我去给你爹爹上柱香。”

????丽娘忙道:“娘,我也去。”

????“你伤了脚,一会儿青桐回来,你就乖乖地回屋给我歇着去,待你脚好了,每天给你爹爹上香我也不拦你。”

????郑守财的灵位在搬家后的第二天便被丽娘请了回来,此前她已经特地把花厅与内院之间的一座小厅改成小祠堂,将门窗等木作悉数漆做黑色,又买了供桌香案等一应物件,请回灵位的当天,一家人便已经给这位去世的家主行过了祭拜大礼。

????丽娘此前的确是每日都为她的爹爹上香的,但如今脚伤未愈,肯定是不能去了,丽娘也不是那等固执认死理儿的人,当下便点头应了。

????母女二人说了一会儿体己话,片刻后,门房丁四儿便来通报,说是李曦来了。

????丽娘忙让丁四儿请他进来,才一见面,丽娘便有些急切地问道:“李曦,那几个人怎么样了?”

????她这般急切地想知道事情的处理结果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这整件事情说白了就是一对旧情人互相过招,神仙打架百姓遭殃,丽娘不过是被殃及的池鱼罢了。

????这神仙打架她没能力掺和,但是总要看准了哪位神仙的大腿够粗,才好站队不是?

????倘若柴靖远的腿粗些,自己嫁去郑国公府自然就不成问题,能得到他的庇护。

????但倘若是郡主的腿比较粗呢?那自己嫁过去不是死路一条?还不如及早跑路,去江南或是塞外隐居的好。

????而那几位凶手的处理结果,便能让人看出这两位神仙的腿到底谁的更粗些。

????李曦笑了笑,颔首道:“回郑小姐,这回证据确凿,几位人犯也供认不讳,府尹大人当场便断了案,绿绮乃是事件主谋,被判废去武功充作官奴,红绡行凶未遂,废去武功,判杖责八十,另两名帮凶,各杖责八十,不过因为这些人都是郡主的下属和家奴,所以这些判罚须得有了圣谕才能执行。”

????丽娘顿时有些泄气,郡主可是皇家的人,此事往上一通报,只怕就会不了了之了吧?

????不过,她也不好在李曦面前说什么,只能勉强一笑道:“府尹大人倒是公正廉明。”

????一时无话,好在青桐已经换好了衣裳过来,丽娘便让她带着李曦去把外院的客房整理出来,让李曦暂时住下。

????第二日,郑家的亲属们也住够了时日,纷纷各自回家。

????丽娘原本想留祖母住下,但因大伯家人多事忙,祖母走不开,只答应年后便来常住,丽娘无奈,只得让茉莉跟着祖母回去,又把这两三个月的赡养银子悉数交给了祖母,也算是略尽了孝心。

????倒是丽娘的姥爷和姥姥有些意犹未尽,丽娘礼貌性地留客,姥爷竟真的就留下来了,却原来是在这里每天有吕老爷子陪他聊天下棋,竟让柳老爷子乐不思蜀起来。

????这也难怪,柳老爷子素来清高,自诩文采出众,虽不曾凭功名进入官场,但才学的确非常,平日里住在城关镇那等小地方,能见到的水平勉强与他相当的人不过是县令罢了,偏偏那芝麻大的小官儿官威还不小,怎么可能跟他有话说?

????如今见了吕老爷子,顿时觉得相见恨晚,这位吕老爷子无论是学识还是见识,远胜过柳老爷子,又加上人极为随和,是以,两人一见如故,倒是成了一对老友。

????丽娘巴不得姥爷和姥姥住下,这样娘亲便有了人陪。以前是指望祖母能住下,却不想留下的却是姥爷和姥姥,这倒是应了一句“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又过了一日,那位官媒崔媒氏送来了国公府的小定之礼。

????小定之礼是一套精致得出乎人意料的金镶玉头面,玉是上好的羊脂白玉,与之相配的足金被制成各种精细复杂的花式,将温润剔透的白玉衔接其中,带着几分贵气与庄重,美丽却绝不妖娆,比之相看时国公夫人赠的那支红彤彤的发钗不知清雅华贵到哪里去了。

????小定之后还有大定,不过因为时间紧迫,所以崔媒氏没有遵循惯例,拿出几个大定的日子让女方家长挑选,而是直接给出了一个就近的双日子。

????“国公夫人将大定的日子定在十一月二十四,不知郑夫人意下如何?”

????日子都定了,柳眉还能有什么意见,当下只得点头应了。

????崔媒氏又道:“国公夫人说了,因时间比较紧,怕郑夫人您这边忙不过来,是以大定那日国公府的亲眷不会太多,只国公和国公夫人来此即可。”

????柳眉有些不悦,按理说大定之日男方亲眷须得悉数到场的,如今却只来这么两个人,未免有些让人觉得太过潦草,但一想到丽娘要赶在热孝结束之前完婚,便也释然了,若真的要聚齐男方家眷,只怕这大定的日子非得挪到年后三四月去不可。

????“多谢国公夫人考虑得这般周全。”柳眉客客气气地道。

????崔媒氏又客气了一番,拿了赏银,这才离去。

????此后几天,丽娘因脚上有伤,一直养在闺房里,大定的事儿倒全是柳眉在安排。

????如今大定在即,柳眉的心倒是放下了些,这大定一过,便会立下婚书,即便未行婚礼,丽娘跟柴靖远这事儿也已经是板上定钉,谁也无法否定了,这让柳眉多少觉得心里踏实了些。

????但谁料就在大定前一日,传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这消息可以说是彻底地动摇了丽娘嫁给柴靖远的决心。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