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相看-侯门椒妻 bte365官方电话如何拨打_bte365数据_bte365最近不可以提款

侯门椒妻

第二十六章 相看

石楠2017-6-9 23:0:54Ctrl+D 收藏本站

????没能说得动柴靖远取消这桩婚事,这个打击令得丽娘有些恹恹的,就连买到心仪宅院的喜悦也被冲淡了不少,又在大堂里独自坐了片刻,这才像个老女人似地幽幽叹了口气,起身回房去了。

????女儿情绪不对,做娘的总是第一个发现。

????“怎么,跟柴公子说呛了?”柳眉迎上前来,有些担忧地问。

????丽娘收拾好情绪,摇了摇头,故意一脸伤心地道:“娘,咱们丢了七千两银子!”

????“啊!”柳眉大惊:“怎么会丢了的?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她这样的反应纯粹是出于本能,不过刚说完就后悔了,丢了银子女儿心里也难过,自己何苦再雪上加霜,于是忙不迭地改了口道:“丢了就丢了吧,以后挣回来就是。”

????丽娘却鬼头鬼脑地笑了起来。

????柳眉吓坏了,扳着丽娘的肩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急道:“丽娘啊,银子丢了就丢了,也不多,又没有全部丢掉,你可别急出什么好歹来。”

????“娘,我逗您呢,七千两银子是丢了,不过换回来一套大宅子呢,喏,还有这个。”丽娘从荷包里拿出才买的玉佩,拎着绳子献宝似地在柳眉面前摇晃着。

????柳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哪里顾得看那块玉佩,只重重地在丽娘手臂上拍了两下,嗔怪道:“叫你作怪,可把我吓坏了。”

????丽娘故意装出怕疼的样子,直往柳眉怀里钻,母女俩笑闹了一阵后,柳眉这才问起宅子的事情来。

????丽娘当下把宅子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把吕老爷子的事儿绘声绘色地讲给柳眉听,逗得柳眉乐呵个不停,直说吕老爷子是个有意思的人。

????第二日吃过早饭,丽娘差王勇雇了一辆马车,两个主子,三个仆从,外加一个李曦,都去了牙行。

????昨日那位牙行伙计做事很是利落,已经把丽娘要的那些东西全都归置在了一楼大堂的一个角落里,每一个品种都多备了好几套,供丽娘母女挑选。

????柳眉将家具摆设都细细验看了一番,这才有些迟疑地道:“丽娘啊,这些家伙什好倒是好,可未免有些太过华丽了,咱们买的那处宅子,适合摆放这些东西么?”

????“当然适合的,那处宅子很大很华丽的。”丽娘解释道。

????牙行伙计自然不会放过自夸的机会,忙上前笑道:“郑太太您有所不知,那宅子可好看着呢,摆放这些家私,再合适不过了,这几套都是小的特地筛选出来的,都合适贵府,如今就看郑太太您中意哪些了。”

????柳眉欣喜地点了点头,认真地开始挑选起来。大厅的桌椅摆设和几间正经卧房的家私都由她挑选,至于仆人房里的东西,则让青桐和顺儿自己到一旁选去了,这般双管齐下,不消片刻便把东西都选齐了。

????这些个家具其实不贵,合起来不过三四百两银子,倒是马车贵些,两匹马加一辆车,算下来竟要两百两银子。

????丽娘交清了银子,让王勇赶着新买的马车,跟在牙行送货的马车后头,一家人朝新买的宅子去了。

????莫府的牌匾已经摘了,门头上挂着崭新的黑底金字牌匾,上头“郑府”二字闪闪发光。

????一家人站在门外,望着牌匾有些出神,却是柳眉第一个忍不住落下泪来,轻轻叹了一句:“丽娘,咱们总算是又有家了。”

????这一句话说得在场几人都忍不住红了眼眶,自从郑守财去世后,一家子人颠沛流离,虽然大伙儿都没说过什么,但谁不渴望安定呢?

????如今买了宅子,便等于又有了家。

????“勇哥,把锁都开了吧,你领着牙行的马车从甬道进去,也省得人家费劲。”丽娘见众人都有些伤感,忙岔开了话题。

????王勇抹了把眼睛,打开了正门,又从钥匙串上摘下来几把钥匙,把剩下的都交给了丽娘:“小姐,里头的锁上面都有记号,你只管用钥匙对上号就能开了。”

????丽娘点了点头,领着众人进了院子。

????众人走走停停,一路四处观望,待过了轿厅进入大厅时,牙行的人已经在着手摆放大厅里的座椅摆设了。

????丽娘不想搅扰别人做事,忙领着柳眉等人开了侧面的小门,直接进了内院。

????待牙行的帮工们摆好所有家具摆设后,已是到了晌午时分,一家人赶着马车出去吃过饭又回来,帮着雇佣来的整理花草的师傅把园子整饬了一番,将枯死的花草都拔了,待开春再种新的。

????如此又是耽搁了半日,待一切都归置好后,这一天差不多也算过完了。

????众人有些依依不舍地从院子里出来,青桐问道:“小姐,这院子已经打理好了,东西也都安置齐备了,怎么不今儿就住进去?”

????丽娘笑道:“你以为只有你心急啊?这搬家可是大事儿,岂能说搬就搬?总得请人看看日子再说吧。”

????众人一想也是,便都规规矩矩地上了马车,回客栈住下不提。

????这一宿,丽娘特地没有睡觉,第二天一早起来,眼下有些发青,看起来倒是有几分憔悴。

????这还不够,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憔悴,丽娘甚至差勇哥去药铺买了几颗药丸子,用温水化开了,把那黄黄的药汁儿涂了一脸,待药汁儿一干,原本白白净净的一张脸顿时变得黄皮寡瘦、精神不济起来,活脱脱地一个行将就木的病秧子。

????柳眉从外头回来时,见到这般模样的丽娘简直险些没认出她来,嘴唇哆嗦了半晌后才惊呼道:“丽娘?你怎么了?怎么我才出去这一会儿,你就把自己弄成这样了?是病了么?”

????丽娘怕把娘亲急出个好歹来,忙起身解释道:“娘,我没病,这颜色是我用药汁儿染的呢,看上去吓人吧?”

????柳眉用力地点头道:“嗯,很吓人,吓死我了。不过,一会儿过了晌午就要去见国公夫人了,你弄成这样是要作甚?”

????丽娘神神秘秘地一笑道:“正是因为要去见她,所以才弄成这样的。”

????柳眉顿时沉下脸来,严肃地道:“你这闺女,若是不满意人家柴公子,当初交换庚帖的时候便不该应下,如今即是应了,你这样作践自己让人瞧不起,岂不是自寻烦恼?”

????丽娘忙上前掩上房门,把柳眉拉到床前,低声解释道:“娘,您有所不知,这是前日柴公子跟我说的呢,我当时觉得奇怪,昨日又问了李曦,您猜怎么着?那位国公夫人不是柴公子的亲娘哪,难怪柴公子说,我表现的越是不堪,那位夫人便越会喜欢我。”

????柳眉目瞪口呆了半晌,末了才叹了一句:“可怜的孩子。”

????不过终究没再说什么,由得丽娘去闹腾了。

????及至午饭时分,丽娘与柳眉出了房门,丽娘的脸又把众人吓了一跳,不过这回丽娘却不能实话实说了,只说自己昨日没休息好,又受了凉,病了,倒是引得青桐和勇哥好一番担心。

????不过李曦却似乎知道些什么,转过脸去笑得有些怪异。

????一行人吃过午饭后,便临近与国公夫人约好的时间了,王勇驾了车,把众人送去了来凤酒楼。

????进了酒楼,报出定好的雅间名号,小二哥一脸不信地把丽娘母女和李曦迎上了二楼,直到李曦敲开了房门,里头的人迎了丽娘母女进去,那小二哥这才惊大了眼睛,浑浑噩噩地下了楼。

????也不怪小二哥受到了惊吓。

????今儿国公夫人要在此地相看未来媳妇儿的事儿他是早就知晓了的,一直好奇小公爷看不上雪郡主那样的人又会看上一个什么样的姑娘,他想了一万种可能,却独独没想到小公爷看上的竟是一个面黄肌瘦的病痨鬼。

????看来传言说这姑娘是小公爷救命恩人的女儿倒是有些可靠,若不是报恩,鬼才会娶她这样的姑娘。不,鬼也不会娶。

????再说丽娘和柳眉进了雅间,只见小厅正中的太师椅上端坐着一位三十来岁的中年女子,衣饰华丽非常,举止雍容得度,相貌端方,体态窈窕,虽算不上什么大美人,但绝对称得上贵妇人。

????另有一位穿着打扮也是不俗的十七八岁年轻女子随侍在侧,虽然这女子年纪很轻,却是做妇人装扮,显见不是丫鬟。

????再看她那副鄙夷的神色,丽娘用脚趾头也能猜到她应当是柴靖远提过的麻烦之一了。

????相对于那两人流光溢彩的衣裳和美轮美奂的装扮,重孝在身的丽娘母女二人越发显得朴素得可怜。

????母女二人皆是一身素白的襦裙,因是白色,又是普通夹棉衣裳,所以越发显得臃肿,头上除了白玉发钗,没有别的饰物,就连耳朵上也是光秃秃的,没有半点装饰。

????柳眉倒还好,自有七分书香门第出来的出尘气质,叫人不敢小瞧,可丽娘却是一脸黄皮寡瘦,又加之身形佝偻,除了一双眼睛水水亮亮看上去倒有几分灵气外,其余各处无一不透着土气,活脱脱的一个乡下村姑,而且还是病得不轻的那种。

????国公夫人将丽娘母女二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心中异常满意,遂面上带笑举止优雅地起身道:“是郑夫人来了,快请坐。桂香,看茶。”

????言罢又把目光转向丽娘,笑容虽然依旧矜持,但笑意已是炽热起来,柔声道:“这位便是郑家小姐了吧,啧啧,真是弱柳扶风我见犹怜哪,难怪谨熙他这般钟情于你,再也看不见其她女子了呢。”

????丽娘不得不佩服这些官家夫人,真是睁着眼睛也能说瞎话,就这样还能“我见犹怜”,太能扯了。

????正在倒茶的桂香听闻国公夫人此言,顿时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抹愤恨。

????国公夫人笑容不减,一眼瞧过去,把桂香脸上的表情全看在眼里,笑得愈发开心起来,当下从袖中荷包里取出一枚发钗,柔声道:“你是叫丽娘吧?乖孩子,来,这枚发钗赠予你,谨熙是个有福的,你也是个有福的。”

????插钗子,这意思就是相看中意了。

????柳眉起初还有些不信丽娘的那一番说辞,如今却是不得不信了,原来后娘跟亲娘的差别真有这么大。

????原本发钗应该是国公夫人亲自插到丽娘头上的,不过丽娘一脸病容,国公夫人有些不敢靠近,怕过上病气,便吩咐桂香代劳。

????桂香绷着脸,眼中带着恨意,右手紧紧地握着发钗,活像手里握的是一把匕首似的,杀气腾腾地朝丽娘走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