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说亲-侯门椒妻 bte365官方电话如何拨打_bte365数据_bte365最近不可以提款

侯门椒妻

第十八章 说亲

石楠2017-6-9 23:0:16Ctrl+D 收藏本站

????朴实无华的承诺其实往往最可靠。

????丽娘这一番话说得老太太老泪众横,心里一半是宽慰,一半却是愧疚。

????“闺女……”老太太哽咽着,那句“奶奶对不住你”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丽娘的确善于揣测人心,她只是换了个位置,暗想倘若自己膝下也有两个儿子,一个儿子有钱,一个儿子条件拮据,自己会不会偏心条件不好的那个,恨不得有钱的那个能扶持自己的兄弟一把?

????答案是肯定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做父母的总是希望每个孩子都有好日子过。丽娘想,倘若有钱的是大伯家里,没钱的是自己家里,祖母也许也会同样偏心自己家吧?

????既然是这样,老人家的一点儿小偏心,又有什么不可原谅的呢?再说,爹爹素来孝顺,他绝不会希望看到自己的女儿跟祖母有任何的矛盾。

????“奶奶,您放心好啦,等咱买了大宅子,丽娘就接您过去住,您和娘亲也好有个照应。”这倒不是丽娘夸海口,她有这个能力。

????祖孙俩那点儿不愉快就算是揭过去了,老太太笑里带泪,连连点头。

????伯娘却不乐意了,这说来说去总没见她有什么好处,当下捅了捅郑守礼的胳膊,示意他开口。

????郑守礼是个老实人,跟郑守财的精明比起来,他是老实得过了头,也难怪老太太偏心他,两个儿子一个聪明得不像话,一个却老实得有些呆笨,做母亲的难免会觉得亏欠了谁。

????“做啥?”郑守礼没看懂媳妇的暗号,呐呐地问出声来。

????伯娘脸色绯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见众人都看着她,忙圆场道:“守礼呀,你看眼下咱们也算是遇上贵人了,你就没想想你将来要做点儿啥?难道还守着一某三分地收租子过活?”

????郑守礼想了想道:“收租子过活挺好的呀,又不用你操心什么。”

????伯娘气急,暗地里狠狠地在他腰背上拧了一把,好在郑守礼这会儿算是明白过来了,准是自己的回答没叫媳妇满意,忙忍住痛呼,反问道:“那我还能干点别的啥?我这性子,也没法做生意。”

????伯娘见他总算上道了一回,脸色好看了些,朝着丽娘道:“你大伯也就是人老实了些,但他性子好啊,又孝顺,讲话又公正,在十里八乡口碑都是极好的,丽娘,能不能在那位大人物跟前儿,给你大伯谋个小官儿做做?你放心,你大伯这德性,绝对不会做贪官的。”

????丽娘好一阵无语,沉默了片刻后,才耐着性子解释道:“伯娘,这事儿不是我不帮你,大伯这性子丢进官场里,只怕一个月不到就被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这么说吧,你们若是只求财,那倒是有路,但若是求官,我帮了你,反倒是害了大伯。”

????伯娘一听有门儿,顿时眉开眼笑,她哪里会管求的是官还是财,只要是占了便宜白来的就行。

????“成啊,求财也行,丽娘有什么路子?”

????丽娘摇了摇头,正色道:“眼下还说不好,伯娘且耐心等上几个月,会有路子的。”

????伯娘心急,还要再问,老太太难得地站在了丽娘这边,轻斥道:“慧娘,你急什么急?丽娘还在孝期,有什么路子能找给你?总得等人匀出时间来再说不迟。”

????慧娘是伯娘的小名。

????伯娘被老太太呵斥了,这才消停了些,不过她也算此行不虚,是以走的时候脸上也是笑眯眯的。

????送走了大伯一家和祖母,柳眉这才把丽娘拉到近前来,严肃地问:“丽娘,你老实跟我说,那柴公子跟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家好好的一个小公爷,为什么要娶你?”

????“娘,不是说了么,他是想报恩,爹爹曾经救过他呢。”丽娘决心隐瞒到底。

????“胡说,你爹爹在外头救了人,回来怎会不给我说?再说,那小公爷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可不像是来报恩的,倒像是来做生意的。”

????丽娘摇着柳眉的胳膊,撒娇道:“娘,人家那是试探嘛,看看咱们家是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倘若是,估计人家就扔下几千两银票拍拍屁股走人了,如今一见我们娘儿俩都是贤良淑德的典范,所以人家就换种法子报恩咯。”

????柳眉还是有些不信,皱眉道:“是这样么?”

????丽娘赌咒发誓:“娘,是真的呀,女儿发誓,倘若他骗敢你,一定让他喝凉水都呛死。”

????隔壁的李曦正在练功,听到丽娘这话险些岔了气。

????不过,这件事情总算被丽娘东拉西扯地糊弄了过去,柳眉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大半。

????及至第二天官媒上门时,柳眉的心才算彻彻底底地放回了肚子里去。

????这位官媒是镇长大人亲自领来的,约莫四五十岁年纪,生得白白胖胖,身材却并不十分臃肿,穿了件深紫色锦缎开领背子,里头套着浅紫色锦缎交领直裾袄裙,头上带着翠玉鬓花和翠玉孔雀步摇。

????官媒在客栈门外下轿后,一路扭着腰肢进了客栈大门,那头顶的步摇珠子却稳当当地垂着,只偶尔微微晃动一番。

????片刻后,得了消息的柳眉扶着顺儿的手从客栈楼上下来,官媒笑眯眯地看着她,心里却道:虽是小家人户出生,倒也算不俗。

????柳眉下得楼来,镇长忙上前介绍到:“眉娘,这位崔夫人乃是东京来的冰人,你们好生聊聊,我得先跟你说一声恭喜了。”

????“多谢镇长大人。”

????镇长摆了摆手,告辞离去。

????这位官媒目送镇长离开后,这才上前朝着柳眉行了个福礼,笑道:“奴家姓崔,夫人可以称奴家为崔媒氏,今儿叨扰夫人,实是有一桩大喜的事儿要说与夫人知晓。”

????媒氏乃是官媒的统称,身穿紫色背子的官媒,乃是官媒中的最高品级,专为皇室宗亲及各大世家说媒。

????柳眉不过是普通读书人家的女儿,哪里晓得眼前这媒人有多高级,只是见到人家穿戴气度这般不凡,又是为那样的人家说亲,自己却只能在这等客栈里接待客人,心中不免有些惴惴不安。

????“崔媒氏辛苦了,请坐,这几日家中颇有些不便,让您见笑了。”柳眉有些局促地招呼媒人入座。

????崔媒氏虽然心中也有些疑惑,为何小公爷要娶的妻子竟是住在客栈里的,不过她倒也算是见多识广,这样麻雀变凤凰的事儿她也不是没见过,虽然心中多少有些不以为然,但绝不会表现在脸上,这也是高级官媒与普通媒人的差别。

????“不打紧,奴家今儿来,是受了郑国公府的委托,为大公子说亲来了。听说夫人家有千金名叫丽娘,生得秀丽端庄,温婉贤淑,故递来庚帖,请夫人过目。”

????这话说得柳眉有些哭笑不得,她也觉得自家女儿很好,可那什么“温婉贤淑”,是不是弄错了?丽娘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小辣椒,这样也算温婉?

????柳眉只能笑着点了点头,接过崔媒氏递过来的大红庚帖,翻开来看了看,只见其上写着:郑国公府嫡长子柴靖远,生于乙巳年九月初五辰时一刻。另外庚帖上还罗列了郑国公府祖上三代的名讳。

????想不到那位柴公子竟然是郑国公府的嫡长子,那样的容貌,那样的家世,而且对方还这般有诚意地请了官媒上门递庚帖,柳眉实在想不出她有什么理由拒绝这样的亲事,当下便问顺儿拿了丽娘的庚帖,递给了崔媒氏。

????“这是小女丽娘的庚帖,请崔媒氏替我交给国公夫人。”

????崔媒氏笑道:“这是自然,既然双方都无意见,不知郑夫人可曾决定几时相看?”

????柳眉摇头道:“这个倒是不曾。”早就见过了,还有个什么好相看的?不过话却不能这么说,柳眉客气地道:“这样吧,劳烦崔媒氏请国公夫人定个时间,我们这边时间倒是充裕,只提前知会便成。”

????“成,那奴家这便回去告知国公夫人。先给郑夫人道声恭喜了。”崔媒氏起身又是一礼。

????柳眉忙笑道:“同喜,同喜。”然后接过顺儿递过来的荷包,塞进了崔媒氏的手里。

????崔媒氏掂了掂荷包的重量,眉开眼笑地走了。

????柳眉松了口气,眼下庚帖已经换了,这事儿便算是八九不离十了,只是不知道丽娘嫁去那样的人家,究竟是福还是祸。

????就在媒人上门交换庚帖的这日下午,柴靖远的随从李绍来了客栈,单独见了丽娘。

????“我家公子说了,如今汴梁五侠已经缉拿归案,请问郑小姐要如何发落他们?”李绍这回的态度倒是略微收敛了一些,不过说话的语气还是有些冲。

????丽娘咬着嘴唇想了想后问道:“他们都是有人命官司在身的人,如果直接送官,是个什么结果?”

????李绍傲然一笑道:“你倒是不傻,他们这样的人,送官的结果只能是个死,闹不好还得凌迟。”

????丽娘摊手,“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送官呗。”

????李绍将丽娘上下打量了一眼,眼里倒是有了几分赞许,又道:“我家公子还要问问你,那李县令和枢密都承旨该如何处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